现实倒逼之下的储能飞跃
发布时间:2019-05-30 15:44:20
www.8522.com:储能 锂电池

现实倒逼之下的储能飞跃


“我这次去美国考察,最意外的发现是很多变电站安装了储能系统调峰调频,国内还没有见过。”日前,清华大学电机系教授夏清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直言,中国需要更开放的储能市场。


在夏清看来,美国正在政策催生下拥抱新兴的储能技术,而中国情况却相反,是现实倒逼下的改革。


2018年,中国电网侧储能爆发。究其原因,夏清分析指出,东部发达地区夏季用电缺口大,但寸土寸金,线路和机组已无空间,这才给了储能机会。


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发布《储能产业研究白皮书2019》(以下简称《白皮书》)预测,未来5年,中国电化学储能的规模将从2018年的1吉瓦飞速发展至2023年的20吉瓦。


对于这样的飞跃,夏清认为,急需启动制度创新。


规模化市场开启


据《白皮书》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18年底,全球已经投运的电化学储能项目累计装机规模达到了6.6吉瓦/15吉瓦时。


这要归功于韩国、中国、加拿大等新兴市场的拉动。其中,韩国市场持续爆发是政策刺激的结果,中国市场增幅得益于江苏和河南的电网侧储能崛起。


截至2018年底,中国投运储能项目累计装机规模31.3吉瓦,占全球市场总规模的17.3%。其中,电化学储能项目的累计装机规模达1072.7兆瓦,突破吉瓦大关。


电网侧成为2018年中国储能市场的热搜词。


江苏、河南相继投运百兆瓦级电网侧储能项目,带动了中国储能市场大幅增长,其他省市的项目规划规模也超过1.4吉瓦时。


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研究总监岳芬表示,江苏和河南在电网侧储能上的异军突起,不仅实现了多年来电网侧储能的突破,也标志着中国储能正式开启全领域应用的新篇章。


2018年,在政策的推动下,超过13个省份和地区出台了相关储能政策,市场活力得到激发。


《白皮书》估算,到2020年,在规模效应的拉动下,电池平均成本有望再降10%,未来5年国内的电化学储能市场还将迎来大幅增长。


中科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陈海生认为,2019年,中国储能的春天已经到来,但仍面临多方挑战,最大的挑战就是储能的多重价值未在当前价格体系中得到充分体现,储能的价格补偿机制尚未完全建立。


电网侧储能成趋势


加州变电站安装储能系统调峰调频,而非依赖遥远的电厂;独立系统运行机构(ISO)提出“储能将成为电网资产”这一说法;一些州对电网动态储能给予3倍激励……美国考察期间的种种迹象让夏清认识到:储能已经成为美国电网的重要环节。


美国电力存储协会曾在2017年立下雄心勃勃的目标——到2025年美国储能装机规模达到35吉瓦。


协会CEO Kelly Speakes-Backman表示,这一目标现在看越来越接近。她表示,储能给电网带来前所未有的灵活性,同时在应急时发挥巨大作用,也使得美国电网包容性增强,各种新能源和电动汽车得以接入电网。


实际上,纵观全球市场,传统的储能市场格局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美国和澳大利亚的运营商都对燃气全生命周期度电成本和储能进行了对比,认为到2020年左右,储能电站可以与燃气调峰电站相竞争。


2018年1月,加州更是批准建设567吉瓦储能电站替代现有的3个调峰电站。


“这次批准的重要意义在于,它不是将储能与新建的燃气机组对比,而是替代现有的燃气机组,说明新建储能机组的成本可能已经低于继续运营燃气调峰机组。”岳芬指出。


在夏清看来,储能之于电网调峰调频的作用可谓“四两拨千斤”。


一直以来,为了提高电网安全运行的水平,都是利用电源调频调峰。但是,加设一条火电线路代价高昂,经常需要切负荷来调停。


随着储能技术的成熟和成本下降,夏清认为储能技术和电网结合,将使电网迎来新业态,改变传统的电力平衡,走向电量平衡。


“储能使电网智能、柔性、经济、高效,只有储能和电网结合起来时,它的价值才能爆发性地展现出来;只有让储能技术被电网所拥抱,中国乃至世界储能才能高速发展。”夏清说。 


电网如何拥抱储能


在国外电力行业拥抱新技术的同时,电网侧储能在国内尚有争议。


“江苏等南方沿海地区主要面临着迎峰度夏的问题,过去用火电调峰,代价非常大,现在用储能调峰,效果非常好。持反对意见的人说储能平时不挣钱,但它就像‘速效救心丸’一样,最大的价值体现在关键时刻救命,能说它没用吗?”夏清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


那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政策?


在储能国际峰会上,夏清以《以制度创新开启电网侧储能的新业态》为题发表主旨报告。


他表示,首先要开放投资市场。


电网侧储能有全局效应,不能由电网公司一家说了算,要对社会开放,实现投资多元化、运营一体化,引导更多资源推动储能发展,发现真实价值。


其二,建立开放、激励的输配电价机制;其三,建立市场化的回报机制,跟传统电网在同一个市场上竞争;其四,推动与完善电力现货市场体系建设,在市场这个大海里奋进;其五,建立科学的监管机制和有效的监管指标。


“我们往往存在对市场理解不清的问题,把市场变成权利和利益的争夺地,这是最大的问题。”夏清说。


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史玉波亦指出,在国家推动能源革命的大背景下,我国储能产业迎来了最好的历史发展机遇,但产业繁荣背后也存在诸多问题和困难,必须加快电力市场化改革进程。


澳门葡京官网: 中国科学报
相关阅读:
发布
验证码: